猫子荔枝

I don't know if you ride or die

冬日暖阳<9>

 
 
病态💊
黑暗侵袭💣
禁止上升真人🔫
 
 
 
(44)大结局1
 
 
     「今天感觉不太好,早上起来去了医院,医生只是摇摇头,然后给我开了止痛药,在我站起来准备走的时候,医生叫住我,说希望我还是能尽快住院……
 
                                                     ——2023.12.01」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易烊千玺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驱车去了[冬季恋歌],王源已经等在那里了。
 
 
“久等了~”
 
 
“没事儿,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等易烊千玺坐定,王源试探性开始进入正题。
 
 
易烊千玺先让服务生端来两杯经常在这里叫的酒,一口喝下去一杯,然后夸张的吐了口气,才悠悠开口。
 
 
“你带小凯走吧!”
 
 
“带小凯走?什么意思?”
 
 
“我相信你。”

 
王源听着易烊千玺莫名其妙的话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安静的听下去。
 
 
“你知道的,我给不了他想要的未来,这次我真的不会再纠缠不清。”
 
 
“你……是不是?”
 
 
“是!就是你想的那样~”
 
 
易烊千玺玩世不恭的样子,好像看淡了一切世间红尘,眉眼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悲伤,左心房右心室好像也没有过分颤动。似乎蒙骗了所有人,他一点都不难过。
 
 
王源坐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对面这个男人将生死说的如此轻率,也将自己的爱人轻易地拱手让人。甚至有些时候,他会生出一种可怕的意识,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其实早就没了生命,现在在他身边的,只是一个傀儡,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
 
 
“我……要怎么带小凯走?”
 
 
“我会尽快和美国庄园的管家Joy回美国去,以后都不再回来,楠楠留在北京也算是我爸妈身边的一个慰藉……”
 
 
“那小凯呢?”
 
 
“我回美国的消息就不要告诉他了,当然也包括我的病情,以后的话也不要提起……”
 
 
“小凯一直没有忘记过你……”
 
 
“我不喜欢他一个伤心的样子~”
 
 
空气中夹杂着周围酒店餐馆里飘出来的饭菜香味,王源游荡在大街上,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带小凯走吧~”
 
 
“带小凯走吧~”
 
 
“带小凯走吧~”
 
 
命运像是一个可怕魔鬼一样,一点一点吞噬,一丝一丝抽走易烊千玺的呼吸,可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流逝走的生命。
 
 
王源在一个广场边的台阶上坐下。他有些蓬松的头发看起来有点儿糟糕透了的感觉,加上没有剃的小胡渣,和那空洞迷茫的眼神,整个人都沧桑感明显了起来。
 
 
旁边的小黄车停放处,有熟悉的面孔走来。郭殿甲李天泽“全副武装”从超市逛街路过,就看到了王源一个人坐在那里。
 
 
“源哥!怎么了?不冷吗?”
 
 
“是殿甲你们啊!”王源抬起头就看到他们。
 
 
“你干嘛呢?”李天泽坐过去,问到。
 
 
“没,没什么,可能最近压力有点儿大吧!”
 
 
“那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逛街啊?再一起吃点儿好吃的?附近我们发现了很多小吃……”郭殿甲赶紧附和着提议。
 
 
“作为模特的你们这么做对吗?”
 
 
两个人对视一眼,直接将王源的话堵在耳朵外,推搡着把王源“拐”走了。
 
 
书桌前面,易烊千玺沉思了许久后,低头又在日记的末尾处写下一句话……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我所遭受的苦难」
 
 
拉开抽屉,他拿出药瓶,放在手里,在灯光下端详了一会儿后,又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要是胖虎在的话,肯定会数落他,怎么能又不吃药呢?
 
 
窗户外,黑夜孕育着的魔鬼正悄悄张开了嘴。
 
 
一大早上,[王俊凯五年前肇事逃逸]的新闻出现在了各大头条上……
 
 
这是刘俊昊最后的反击了……
 
 
很快王俊凯整个人就处于被动状态了。
 
 
那些一夜之间涌来的千万粉丝爱慕者如今又像潮水一般以最快的速度退却,各种商家企业的停滞合作以及撤销代言人,更有电视剧停播等严重现象,王俊凯的资金也很快被警方冻结……
 
 
当时,易烊千玺正坐在办公室里尽力联系各方面的背景高层,包括调查刘俊昊掌握的资料,王俊凯就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
 
 
“为什么?这就是我们最后的结局吗?”
 
 
看着王俊凯几近崩溃的样子,易烊千玺一直戴在脸上那张充满喜乐温暖的面具,好像应声掉下来,碎了一地,全是棱角分明的裂片,映照出数百张他其实并不快乐的脸。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早就忘了和王源的“约定”,迫切的想要给王俊凯一个充满安全感的怀抱。
 
 
但他刚站起来,王俊凯就指着他。“你别过来!我不需要你这种背后插刀的白脸的同情,我只是告诉你,也许哪一天熬不住了,我会撕扯开自己的灵魂,步上志宏的后尘……到那时,我会先举起一把锋利的匕首,喂进自己的心脏! ”
 
 
说完,王俊凯就摔门而去。
 
 
易烊千玺想要追上去,却在走出一两步后被眩晕感包围,然后整个身体趴在办公桌上软绵绵的滑到地上,再蜷缩成一团,不断地颤抖着,冷汗从鬓角汇聚再滑过鼻尖落入地毯消失不见。
 
 
手机铃声响起来,千玺颤抖着摸出手机,看着屏幕上亮起来的名字,按下接听,却只有沉重艰难的喘息声传到王源的耳朵里。

 
“千玺!小凯是不是去找你了?
  
  
你一定要先留住他……”
 
  
对面没有人回答,只是依旧的呼吸声。
 
 
“千玺?千玺?
 
 
千玺你没事儿吧?你在哪儿呢?
 
  
你别不说话啊!你没事儿吧?千玺……”
 
 
王源焦急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千玺的呼吸声慢慢减弱了变得平缓下来。
 
 
“我没事儿……”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就好……
 
 
小凯呢?他开车走了,去找你了吗?
 
  
但是志宏车祸后他就再也没有开过车的……”
 
 
王源的声音听起来好像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易烊千玺慢慢听不到王源的声音,眼皮也越来越重越来越沉……
 
 
听不到千玺回答,王源又大喊着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他赶紧挂断电话,打给了胖虎。
 
 
“哥!千玺在哪儿呢?”
 
 
“千玺?公司啊!”
 
 
“哥!千玺是不是出事儿了,你快去找他!宁海呢?在公司吗?让他赶紧去办公室里看看!”
 
 
公司里,皮鞋咚咚的声音由远而近,宁海推开门,就看到爬在地毯上的千玺,他手里握着早已暗下去的手机,朝着门口的方向……
   
   
“千玺?千玺?你醒醒啊!”
 
 
宁海把千玺翻过来,用手掌在他没有血色的脸上一直拍着,想要唤醒他……
 
 
隔着电话,宁海也能感觉到胖虎的火急火燎。
 
 
“药!药!药在千玺上衣右边的口袋里,三粒,你快给他喂下去!”
 
 
“啊?药!喔喔喔~右边……”
 
 
折腾出药,宁海又拿来一杯温水,喂下去……
 
 
胖虎赶来后,千玺已经被宁海抬到了沙发上,盖着毯子安静的睡着了。
 
 
另一边,王源在得到宁海的联系后,很快通过技术人员定位了王俊凯的去向。
 
 
车子最后出现在西城区的陵园附近……
 
 
陵园……
 
 
王源的脑子里一下子嗡嗡作响。
 
 
去陵园做什么?
 
 
容不得多想也想不到做什么,王源只是加快了速度向陵园驶去,这个地方也有五年多没去过了吧……
 
   
车子在陵园附近开始减慢速度,王源一边张望着王俊凯开走的车子,一边搜寻着王俊凯的身影。
 
 
连陵园附近都是令人压抑沉寂的氛围,王源不敢想象王俊凯一个人会做出什么失常的事来。
 
 
走了好久,看到了王俊凯歪着停在路边的车,王源赶紧下车去看,却只剩一个空车了,人已不知去向。
 
 
“该死!究竟去了哪里……”
 
 
王源也抛下自己的车在路边,沿着一条小路往上走。
 
 
这里夏天的时候应该很美吧~
 
 
不!不是应该!是确实很美~五年前的八月,他们在这里送走了志宏,那时候这里的风景美的不像人间,只是这冬天为何如此凄凉呢……
 
 
沿着小路走到尽头,是一个分叉口。
 
 
王源看了看两条路的去向,一条笔直的通往墓地,一条弯弯曲曲,没多远是一块很大的石头立在那里……
 
 
“是这边没错对吧?”王源自言自语,开始焦急地往墓地那边走,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后边传来的声音。
 
 
“谁?小凯?是你吗?”
 
 
没有人回答。
 
 
“我过去了啊?”
 
 
王源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挪过去,双手扶着大石块,慢慢的转到石头背面。
 
 
“小凯?”
 
 
王俊凯正蹲在那里抱着膝盖,忍不住的颤抖着。
 
 
“你怎么在这里啊?”王源心疼的都快哭了,他微微弯下腰蹲着抱着王俊凯的脑袋,“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王源儿?你还记得志宏吗?我不记得了……我忘了那个车祸,他停留在我记忆里依旧是十七岁的模样,可是我怎么能忘了他的出现和离去呢?”
 
 
“小凯!我们先回去好吗?”
 
 
口袋里手机响起,王源松开一只手去摸出手机,是千玺打来的电话。
 
 
“千玺?你没事儿了吧?”
 
 
“小凯呢?”
 
 
“我找到他了,在陵园附近……”
 
 
王俊凯抬起头看着王源,询问道。
 
 
“是千玺吗?是吗?”
 
 
“嗯~”
 
 
然后王俊凯伸手抢去王源正在接听的电话,不顾电话那边的关切毅然决然的挂断。
 
 
“小凯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我现在这样落魄不都是拜易烊千玺所赐?他现在假惺惺装什么关心?我不稀罕!”
 
 
“千玺他……”
 
 
“不要说了!我再也不想听到关于他的一切!”
 
 
“小凯~”
 
 
“好了!你也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凯我们回去好吗?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你的,你也不太会开车——”
 
 
最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按原路返回,王源开车带着王俊凯开往时代公寓。
 
  
 
 
(45)大结局2
   
 
楼下的记着把公寓的出口处围的水泄不通。
   
 
王源远远的看了看人群,又看了看身边副驾驶位上已经靠着窗户昏昏欲睡的人,然后直接改变行车方向,开往自己一直住的酒店。
   
 
“小凯~到了!”
   
   
“嗯?”王俊凯迷迷糊糊睁开眼,只看到了车库,“怎么来你这儿了呢?”
   
 
“我不放心你~在我这里先住一段时间吧……”
   
 
电梯到了的时候,王源先按住王俊凯,然后自己,小心地伸出脑袋向外张望了一下。
   
 
“怎么了?”
   
 
“喔!没事儿!走吧……”
   
 
两个人进了门,王俊凯在沙发上瘫坐下,王源去倒了两杯热水~
   
 
刚把热水递过来,王俊凯还没有接过来,平稳而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你先拿着水,我去开门~”
   
 
王源把一杯水递给王俊凯,然后把另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谁?”
   
 
“是我~”
   
 
易烊千玺低沉磁性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
 

王源打开门,让他进来。
   
 
也来不及换鞋,千玺径直从玄关处往里走,看到了沙发上正在喝水的王俊凯。
   
 
“小凯!”
   
 
看着王俊凯安全的坐在那里,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激动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你来做什么?”
   
 
“小凯你没事儿就好——”
   
 
“我有没有事与你又有何关系?哪怕今日朴实荒野,我也不想再与你有任何关系!”
   
 
“今早的事——”
   
 
“行了!我也不想再听你任何解释!我不愿意相信你!我不愿意!”
   
 
“志宏的——”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你给我讲你们的故事~我受够了~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受够了你们的关系~我不喜欢刘志宏喜欢你!现在我也不喜欢你!我恨你!”
   
 
王俊凯整个人都开始变得任性,他能看见易烊千玺脸上的血色仿佛在一瞬间全部退散,以前平日里看过来温柔关切的眼神,现在看过来就像是一个索命的恶鬼。
 
   
“你……”
   
 
王俊凯不等易烊千玺开口,站起来就要离开。
   
 
千玺在王俊凯经过自己身侧错身离开的瞬间,快速的伸出了手,想要拽住王俊凯的手腕,但是,一想到自己不久于人世,0.1秒钟“留住他”的犹豫就错过了……
 
   
他的指尖只是轻轻地触碰到王俊凯的肌肤。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岁岁年年生死不复见!”
 
   
易烊千玺站在原地,背对着离去的王俊凯的背影吼出来。
   
 
也许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让你恨我讨厌我永远不想看见我,只有这样,等到我真的离去的那一天,你才不会觉得难过……
   
 
“千玺~小凯!”
 
   
王源站在门口,想要阻止王俊凯的离开,但王俊凯并未做任何停留,王源只好跟着出去,只留下了易烊千玺一个人孤傲凄冷的背影……
   
 
酒店后花园里,王俊凯安静的坐在那里。
   
 
冬日里落日的余晖撒下来,冷冷的射在王俊凯精致的侧脸上,挂在睫毛上。
   
 
他好像都忘了,他以前最迷恋易烊千玺的才华。
 
   
王源,你说这是为什么呀?
   
 
“李碧华说,人一穷,连最细致的感情都粗糙。”
 
   
“嗯?”
 
   
王源牵动嘴角,苦涩的笑笑,留下了目光呆滞充满疑惑和迷茫的王俊凯。
   
 
千玺像一个幽灵一样,拖着脚步从酒店出来,远远的看到了王源和王俊凯并排坐在一起的背影。
   
 
“人就是奇怪,不喜欢的人对你好,你会拒绝这个人,却愿意享受这份好。 ”
   
 
千玺无奈的喃喃着。
   
 
有些话,从来只能说给自己听……
 
   
“真正爱你爱到骨髓,爱到全身血液里的人,是我,是我啊。那些美好的相遇,真的是绕了一个地球才得以见到彼此……”
 
   
他爱她,爱了好久好久。一直一直,像是仰望着星星一般,仰望着他。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整整十年。
 
 
千玺没有多做停留,开车独自离开了。
 
   
车子停在一棟金碧辉煌的别墅门前,易烊千玺被一个穿着笔直黑色西装的男人带进去。
   
 
“说吧!你的条件。”他站在那里,面对一个白发的背影,直接开始了谈判。
   
   
那个白发背影转过来,露出了一张慈祥的脸,眼睛里闪烁的光却出卖了他的贪婪。
 
   
“还是原来找过你多次的那个条件,你在美国的三套庄园,除了归于你父母、弟弟和王俊凯先生的三套外,搁置的另一套大庄园……”
 
   
“好!成交!”
   
 
门口那个黑色西装的男人立即递来一张合同,千玺伸手接过来,从自己西装上衣里掏出钢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出了别墅,坐回车里,千玺拿起后座上的笔记本,上网果然看到了“传闻不实”的头条新闻。
 
   
有这么快速度的人,也只有这个别墅里的老头了。
   
 
宁海打来电话,说是Joy已经拿到飞美国的票了,她也在酒店收拾好回美国的行李了,明天一早两人就可以出发了。
   
 
千玺在电话这头沉思了一下,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王俊凯收到了资金解除冻结的信息,也看到了网络上强大有力的“辟谣”头条新闻,但他完全不会把这个和易烊千玺联系在一了。
   
     
晚上,千玺回了家,千爸千妈已经休息了,千玺让吴叔也早点儿休息吧,然后自己去了楠楠卧室。
   
 
楠楠本来已经睡了的,可能是感觉到身边又多了一个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哥?”
   
 
“楠楠啊~没事儿没事儿~你接着睡吧!”
   
 
“那哥呢?哥也一起睡吧!”
 
   
说完,楠楠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空出了自己的一半床,想要和千玺一起睡。
 
   
千玺从椅子上坐上床,躺下来靠在枕头上。
   
 
“行~哥今天陪你一起睡好吧~那你赶紧闭上眼睛睡觉好吗?”
   
 
楠楠乖巧的闭上眼睛,睫毛扑闪扑闪的,千玺宠溺的笑笑,帮他掖好被角……
 
   
口袋里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起来,看到楠楠还在睡着,千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艰难小心地下床,打开手机里的短信。
   
   
「既然来了 就别想走」
   
 
千玺看了看发件人号码,是不认识的人,随手把手机插回口袋,回了自己卧室,开始整理行李。
   
 
已经很晚了,刘俊昊会馆二层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里面,满地的文件纸张,还有摔在地上的笔记本和iPaid,刘俊昊一个人站在窗户边,大口大口的吸着烟。
   
 
你真是罪不可赦,陪着王源王俊凯总是把我的计划搅得稀巴烂,既然你们这么喜欢一起玩,那我就先送你去更好玩的地方……
   
 
从卧室里出发的时候,千妈还没有醒,易烊千玺小心的提着行李箱出了门,也没有惊动吴叔。站在门口长长的舒了口气,易烊千玺放下行李箱,就要准备出发了。
   
 
“哥~”楠楠软软的声音响起。
   
 
“我就知道你又要走了……
  
  
这次你又要去哪里啊?”
   
 
易烊千玺回头看着光脚站在地上的楠楠,一个箭步跨过去,在楠楠面前蹲下来抱住他,大手随意的抚摸着他的后脑勺。
 
   
“楠楠啊~哥哥要先回美国~你过完元旦再来找我好吗?哥哥到时候一定会去机场接你和胖虎哥哥的,好吗?”
 
   
“那你一定要记得来接我好吗?”
 
   
“好的!哥哥一定记得!”
   
 
说完,千玺站起来,双手放在楠楠肩膀上,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然后转身留下一个看似潇洒的背影,也不顾身后挤在门缝里张望的小脑袋……
 
     
一出别墅门,千玺就开车去往机场的道路,Joy已经等在附近的咖啡店了。
   
 
Joy在咖啡馆,这个靠窗户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千玺开车过来,然后从车里出来站在车子门前对她打手势,以及他说话夸张的嘴型。“走吧!走!GO!”
 
   
Joy想,等到千玺来了的时候,也要隔着窗户向他挥挥手,再从咖啡馆里出来。
   
   
时间慢慢流逝,Joy一边悠闲的喝着咖啡,一边随手翻阅咖啡馆的杂志,也不时翻过扣在桌上的手机看看时间……
   
   
车子流畅的身形划过街道,易烊千玺专心的开着车,冬日清晨的暖阳从东方露出小小一角,染红了一大片。他低头看看时间,一切还来得及。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好像是小说里的情节一样不真实,让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讽刺的是,就像这个世界上的漏网之鱼亡命之徒一样,那些或者扭曲,或者依附在金钱权势上人,他们总是自由又落魄地活在人间。
 
  
如果再坚持一分钟,易烊千玺开的车就会与一辆飞速驶来的大货车相撞。这将是一起普通的疲劳驾驶事故,将会隐藏抹匿刘俊昊所有的阴谋诡计,那些手段也许会随着巨大的刹车声消失殆尽,也许会成为他前进路上的牵制。
 
 
可是,上天就这样忽略了刘俊昊沾满鲜血的手,让他再一次与监狱风云错身而过。还没迎上刘俊昊的陷阱,易烊千玺就先溃败给病痛的折磨。没有体会过这些病痛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漫长疼痛的折磨远远大于对死亡的恐惧,那些疼痛一旦袭来就如此痛不欲生。
   
   
眩晕感和难以忍受的疼痛感快速吞噬了开车人的意识,易烊千玺松开方向盘上的一只手去摸索口袋里的药瓶,然后潜意识里想要踩下刹车减慢速度,但是双脚不知何时已经不受大脑指挥……
   
   
早就忘了正在行驶的车,易烊千玺双手抱住脑袋痛苦的呻吟着,狰狞的表情,崩裂的青筋,额头以及鬓角渗出的汗珠,反射出太阳微弱的冷光。
   
   
车子保持极速行驶的样子直直冲上了道路中间的隔离带,一缕烟慢慢升了起来。片刻,车门被嘭的一声打开,从外面可以看到易烊千玺趴在方向盘上的身影,双手垂在那里~
   
   
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千玺的脑海像是一个时光机,回放着过去的日子,从牙牙学语,到后来的炫彩灯光。
 
   
五岁第一次学习才艺,第一次出现在镜头下,十二岁第一次见到王俊凯,第一次看到弟弟可爱的样子,十三岁第一次认识刘志宏这么干净的孩子,第一次懵懵懂懂的想和王俊凯站在一起,十八岁第一次深深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二十三岁再次见到牵挂了五年的人……
   
   
易烊千玺用尽力气伸出一条腿,无力地踩在虚浮的地面上,然后整个人倾斜着从车里摔了出来。
   
   
一场美丽的雪如期而至……
  
  
慢慢飘下来落在千玺的围巾上,头发上,眉毛上,睫毛上……
     
   
“Joy~Joy~”千玺趴在冰冷的地面上,艰难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
    
   
“算了~”
 
  
“何尝不就此别过呢?”
   
 
冷空气中飘荡着的声音寒到骨子里。
 
 
 
  
  
  
  
  
>>今生无缘分的未来
下辈子一定偿还给你<<
 
  
 
*番本番😘
         志宏篇、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
我绝对不要遇见你,
因为我怕你一个人难过……
 
 
对不起……
 
 
我知道你喜欢小凯,
小凯对你也很好,
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我继续喜欢优秀的你。
 
 
 
————————————————————
 
 
 
遇见千玺的那年,他13岁,我12岁。
 
 
他生活在遥远的北国,可能是因为流淌着南方人的血液,他的骨子里都透露出他温柔儒雅的气质。
 
 
初春的那个早晨,他逆着阳光,站在公司的大厅里,灵气的样子,羞涩的笑着,露出两个暖暖的梨涡儿。
 
 
我爬在二层的栏杆上看到他,娇娇姐走过来看起来很热情地带着他进了电梯……
 
 
第二次再见到他,是一周后的晚上。
 
 
他正在公司的舞蹈室里练舞,黯淡的灯光下,只能看到他瘦小的身影映射在巨大的镜子里,空旷又孤单,可他却一遍一遍练习着同样的舞蹈动作。
 
 
我轻轻的叩响了舞蹈室的门,他竟然没有听见。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在一边的角落里盘腿坐在地上,借着灯光拿出剧本开始看了起来。
 
 
我一会儿翻翻剧本,一会儿看看他练舞,反反复复了不知道几回,千玺终于停了下来。他用毛巾擦了擦脸上和头上的汗,然后拿起地上的一瓶水,仰头喝掉了一半。
 
 
想不到他小小的身体里,竟然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
 
 
我挥起手向他打了个招呼,他才注意到角落里的我。他回头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我是在向他打招呼,然后礼貌的笑了笑,点点头,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你好!”
 
 
这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
 
 
他的声音有甜甜的味道,好像带着绿茶的清香。
 
 
我站起来,抱着剧本向他跑去,围着他绕了一圈。
 
 
他的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你好,我叫刘志宏,也在这个公司。”我急切先介绍了我自己,怕下回见到他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我叫易烊千玺,是新来的。”
 
 
易烊千玺,连名字都很不一样呢。
 
 
他一直在等来接他回家的妈妈,看到我抱着的剧本,他探着脑袋瞅了瞅,啧啧了两声。
 
 
“怎么你也看得懂吗?”
 
 
我兴奋的拿起剧本问他。
 
 
“我之前也拍过一些电视剧MV和广告,或许稍微懂一点点吧。”
  
  
他云淡风轻的讲着,或许是他的过去。
 
 
我们并排靠着墙坐下来,我让他帮我对台词,他也非常愉快的答应了,我能闻到他身上练习过后的气息,那是属于青春期独特的味道,淡淡的,醇厚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道路两边不断退后的灯光树影,我的脑海里全是他一遍一遍的舞蹈动作,就连在学校里,我似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清晨,后来我们又见面了。
 
 
他跟在小凯和王源身后默默走着。
 
 
“嘿!凯哥!源哥!你们要干嘛去呢?千玺你怎么也在这里?跟他们一块儿吗?”我快步走上去和他们打招呼。
 
  
“我们去舞蹈室一起练舞啊!不过你怎么还认识千玺啊?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我看到小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带着炫耀的神情得意的笑,“我可能认识千哥比你们早一点哦~”我看到千玺又露出了他的梨涡儿浅笑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真的软萌软萌的。
 
 
后来漫长的日子里,我逐渐知道了原来小凯才是第一个认识千玺的人。
 
 
 
😃>>>猫子荔枝LOFTER
 
 
 
千玺他们拍摄HEART的MV时,正好是我空挡的几天,为了能见到他,我依旧每天下课后还去公司转悠一圈两圈这样子的。
 
 
下午的时候,导演说还需要一个小男孩和千玺搭一下,我站在不远处赶紧和娇娇姐挥手,希望她能看到我。
 
 
“小凯你看!是志宏诶!”
 
 
千玺大喊了一声,娇娇姐也看了过来,小马哥赶紧把我带过来,试探着询问导演的意思。“这个小男孩,也是我们公司的小童星,比千玺小一岁……”
 
 
“嗯......行,就他吧,那换一下衣服准备吧!”
 
 
就这样,我参演了千玺他们的MV,伸手接过了千玺递来的大棒棒糖~
 
 
 
😃>>>猫子荔枝LOFTER
 
 
 
睡觉前,小凯给我发来了短信,说他们可能要拍一个网络小综艺,希望我可以帮忙参加他们的录制。我小心翼翼的询问有没有千玺,他回答我说有,然后我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每天都很快乐,只要一想到周末千玺就会从北京来重庆,我就觉得很高兴。我也承认我有点羡慕他们三个人,可以经常在一起,而我要去别的地方拍戏……
 
 
我推掉了自己的行程和他们厮混在一起,后来又跟他们仨跑去台湾,只为了能和他一起领略魅力台湾的风土人情,我想要和千玺的世界很近,很近,再近一点点……
 
 
在一个早晨,淅淅沥沥的小雨,千玺站在我们租赁的屋檐前打着伞,他带着黑色的帽子,鬓角处的头发被帽子压的乖巧的顺下来,连同他微微抿着的嘴角,似乎都和这个下雨天特别的搭~
 
 
我们一行七八个伙伴一块去了小巷子里寻找美食,原来千玺是真的特别喜欢吃榴莲,他还特意给我掰了很大一块,问我,“好吃吗?”我使劲儿点点头,他认真的看着我说其实榴莲真的挺好吃的。
 
 
 
😃>>>猫子荔枝LOFTER
 
 
我去拍摄《北京遇上西雅图》的时候,错过了千玺来重庆的周末。小凯打电话给我,说带千玺和王源去吃了超级变态辣的火锅。
 
 
我从电话里听到那边千玺传来的声音,一直在夸火锅味道超赞,超正宗……我想象着他红着脸一边大口吃火锅一边嚷嚷着要喝水的样子,和平时高冷不爱说话的他一点儿也不一样,猴劲儿起来特别淘,就十分想念,恨不得立马飞过去跟他们呆在一起。
 
 
 
😃>>>猫子荔枝LOFTER
 
 
 
“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了。”
 
 
“真的吗?”我从作业里抬起来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憧憬。“我从没见过雪……”
 
 
“是啊!今年的第一场雪。”千玺放下手中的笔,插上一个耳机快速地滑动着手机屏幕。
 
 
“初雪的时候你想做什么啊!”我问。
 
 
“第一场雪吗?话说小凯是不是也没见过雪?”
 
 
“小凯?”千玺错不及防的提及小凯,让我渴望的心颤抖了一下。“应该……应该没有吧……”
 
 
“那我想你们能来北京,我们一起玩一次男孩子玩得轰轰烈烈的雪球游戏!”
 
 
  他说想要我们一起去北京玩一场轰轰烈烈的雪战。
 
 
 
😃>>>猫子荔枝LOFTER
 
  
 
我可能要离开公司退出娱乐圈了,千玺在北京,深夜给我打电话发短信。
 
 
“志宏啊,出什么事儿了吗?”他的声音投过听筒传进耳朵里,我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和焦急。“你先不要急着走,等我去重庆——”
 
 
“千玺哥,没事儿,我还是会经常去找你们的,你只要来重庆了就打电话叫我,我去找你们……”
 
 
“志宏,是不是刘俊昊——”
 
 
“千玺哥你记得给我送你的仙人掌浇水啊,听说仙人掌也会开花的~”
 
 
“嗯~吴叔说他想和你说说话,我先把电话给他~”
 
 
“嗯。”
 
 
“志宏少爷?我是叔!”
 
 
“吴叔!”
 
 
我见过吴叔三次,吴叔是一个看起来很慈祥很和善的人,他亲切的喊我为[志宏少爷],他说我看起来特别像他年轻的时候,让他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听少爷说你要离开那个公司了,叔没什么想说的,就想告诉你,换一种方式追自己的梦想吧!别糟蹋了时间就行……要是没事了来北京玩,记得常和千玺少爷来看看~”
 
 
我知道千玺是想问我我的离开是不是因为刘俊昊,但我不能让他担心挂念我离开的原因,他和源哥凯哥还要一直留下来走下去的,所以我一直在打断他试探性的询问。
 
  
 
😃>>>猫子荔枝LOFTER
 
 
他们的五周年见面会如期而至。
 
 
十年之约走过了二分之一。
 
 
千玺也异常兴奋,这种兴奋我也能感觉到,从他的举止中,眼睛里,还有他的声音里。
 
 
一年没见了,能去他们的周年演唱会见他们,跟他们一起玩,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出发前,我在镜子前梳好帅气的油头,打理好手表,他喜欢白色,我特意穿了白色衬衣。
 
 
“千玺哥!我可是特意来看你的!”
  
  
“好好好!我的志宏,哥马上就来接你!”
 
 
我站在马路对面,焦急地寻找那一抹亮色,终于看到了前来找我的他。“千玺哥!这儿!”
 
  
   
😃>>>猫子荔枝LOFTER
 
 
 
我浑身都感觉很痛,眼皮特别沉,我睁不开眼睛。
 
 
耳朵里一直传来千玺的呼唤声,但是我真的好难受。
 
 
我能感觉到我的脑袋被扶起来,轻轻靠在千玺跪在地上的双腿上。
 
 
他带着哭腔,哽咽着,但还是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去打着急救电话。
 
 
接下来源哥的声音也在我耳边响起,他也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隐约感觉到我被千玺和源儿扶上了车子后座,应该是源儿在开车吧,千玺坐在后座上,我躺在他的腿上,感受不到他的温度,但依然能听到他殷切的呼唤。
 
 
但是我真的好困,也好疼,让我难以忍受……
 
 
不要再呼唤我了,让我离开吧。